雏江

【160210喻队生贺】—来自母亲—[单箭头/亲情向/第二人称]

冷场帅哥的生贺。
迟到了苏苏大人抱歉!
#1
大而嘈杂的办公厅里人来人往,伴随着繁杂人员交际声和噼里啪啦的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,你终于敲下了最后一个字,身体好像迎来了久违的放松,你呼了一口气,身体向后靠在柔软的办公转椅上。

高效而紧张的工作似乎让你感到了不远承认的疲惫,这让你感到,你老了。很久没有这样为了工作完成后的闲暇时光而深投入工作了,你望着灰白色的天花板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想。不过看来这并没能影响你什么,你的眼睛看上去很愉快,跳跃着一份紧张与期待。

你的神经放松下来,又微微紧绷,活动了一下麻软的腿和手臂,你坐了起来。

不能再休息了,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,你对自己就这样说。

因为今天,是你儿子的生日。

你舒开了眉。

还剩下大半个下午的空闲时间,金黄的阳光洒在你的办公桌上,一缕缕清风也徐徐吹过,这是你留给自己的准备时光。

#2
你搓搓手,想了一会儿,决定给儿子打一个电话。你拿出手机,熟练地找出他的号码,动作像是已演练过了数千遍。

周围仍然人来人往,你感到你的手心冒出了汗,你笑了,想起以前的多少个日夜,自己的手都只停留在拨号键前,却迟迟没有按下去。

万一打扰到了他呢?你总自语道,然后慢慢收起手机,笑着对着那个号码摇摇头。

这次你终于是按下了那一下,你的心也好像剧烈跳动了一下。

你等待着。紧紧地攥着手机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......”冰冷的女提示音响起,你握着手机,指尖微微发凉,却有如释负重的感觉。

幸好关机了,要不然一定会打扰到他训练的吧。

你呼了一口气,慢慢放下手机。办公室的气氛很足,没人注意到你有些黯淡的眼睛和有些颤抖着的手。

#3
你最终给他写封信,派特急快递邮过去。

“给文州”你写道,在一张浅棕色印花的信纸上,就像暗恋的小女生写在自己的第一封情书上一样。

“文州,妈妈很高兴你又长大了一岁,变得更加成熟。”

“妈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和你带领的队伍,虽然我不太懂你们电 一 圈,但至少你看上去过得很好,我想,你在那里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。”

“我听同事小单讲了讲你们蓝雨的事,知道你的队友们都是些好孩子,你要和他们好好相处,有了伙伴,人生才会走的更加顺利。”

“文州啊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我尊重你的任何选择,但是这一切都必须要以健康做前提。”

“妈不后悔让你踏入了打游戏的圈子,因为妈相信你,是你的话,一定可以做到的。”

“文州啊,我很抱歉小时候没有给你足够的陪伴,连你的生日也只能写信给你祝贺。”

“但是我们一直都非常非常爱你,每次看到你的队伍取得了胜利,我都真切地为你感到骄傲。”

你写到这里,你想起了蓝雨的一次见面会——蓝雨夺冠后的第一次见面会。

那时你只是远远地看着,看着你的孩子微笑地站在那里,蓝天暖风下,周围有无数激动流涕的粉丝笑着哭着高喊着自己的祝福,表达着自己的喜悦。

你的心怦怦直跳,那是一种莫名的自豪和快乐。
粉丝们的衣衫被风吹得飞舞鼓动,尖叫与叫喊声揉混成一团,你站在树下,也微笑地看着他,你听见树叶沙沙作响,那是风吹起的声音,轻轻卷起了地上的小沙石,吹过耀眼阳光下他的头发。

你第一次与粉丝感同身受。

那是一个属于蓝雨的夏天。

此时,你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几位粉丝的话。
你握着笔,写下了最后两句。

你舒了口气,把信装进信封,仔细的黏上了封条,并送到了邮局。

回去时,你慢慢地走在路上,天色暗了,你裹紧了身上的大衣,岁月悄悄地趴在草丛里,看不见你眼角细碎的皱纹,只看见你温暖的微笑。

#4
“儿子,生日快乐。”

“你是我的荣耀。”

我就是试试这咋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