雏江

【锤基】山洞里的一次谈话试探

#一个来自名句脑洞的段子
然而也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名句。
背景大概是Thor在某山洞找到了玩失踪的Loki并要和他 谈谈 的故事。
第一次写文练习
没有车就是谈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Loki,我想我们需要谈谈。”Thor沉声道,
沙哑的嗓音在空旷的洞穴里回荡到支离破碎。

Loki打量着Thor,他的哥哥,依旧是那副焦急正义的面孔,金色的眉头紧蹙着,汗水从拧着的麦色眉壑中淌下来,而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不出意外的紧紧黏在自己身上。

很好。性感十分。Loki大度地给这次Thor的出场造型扔了个心理评价,然后自然地对上了Thor的视线,嘴角一勾,绿色的眼睛眯了眯

“brother,你生气了。我想易怒可不是一个王者该有的好特点。”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Thor只觉得自己该死的平静,这么多年,他早已习惯将怒气沉下去,并把那和平静那鬼东西混为一谈了。

“我只是宣布我想和你谈谈,所以不要想着走。”他心平气和地说,至少他看上去是那样。

“哇哦,”Loki眨了眨眼,从之前坐着的那块岩石上纵身跃了下来,黑色长袍的下摆在空气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,“cool,”他在强壮的男人面前站定了身,带着微微笑意地望进那双蓝色的眼睛,“那么谈吧,brother,你知道我一向喜欢谈话,特别是和你。”

“别绕弯,Loki,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说一句实话?真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能被你骗过去。”Thor暗压住心里的烦躁。

“因为我是诡计之神啊。”Loki随意答着,手里的小刀一个小幅度翻转毫不含糊地突刺向Thor的太阳穴。

“那是你自己封的。”Thor将头一偏,扣住了Loki 的手腕。

“但是当之无愧不是吗。”漂亮的绿眼睛倒映着明灭的橙红篝火,狡黠地弯了弯,直勾勾地迎接着对面炽热而复杂的目光。


  Thor没说话,只是耐心地望着他,木柴的噼啪声在火星中迸溅。


  暧昧的沉默。相触的肌肤逐渐发烫,事实上火焰还老老实实在远处烧着,但两人却不同程度地感觉到了燥热。


  Loki的睫毛在火光中微微颤动着,他的手腕被攥得很紧实,不,也许用“包“更加恰当,他可以感受到他哥哥手掌的掌纹和他那该死的粗糙的茧子,而这种感觉在不断上升的热度中越来越明显,执着而稳的力度,总之,Thor并没有让他收回去的意思。


  糟糕的情况,Loki眨眨眼睛,不过仍在意料之中。“你知道为什么人们会选择相信我呢?一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落魄王子?”他率先开了口。


  又来了。Thor随便嗯了一声,但手上的力度没有减弱半分,一股焦躁突然从心底窜出,他紧盯着眼前人,好像有哪里不太妙。


 “你知道吗,”Loki 的脸突然凑近了,温热的呼吸几乎喷吐到了他的嘴唇上,“人之所以相信另一个人的话,是因为他说了那个人想听的话。”


  “所以?Loki,你知道我不是要听这些,我只是要一个理由。”Thor有些口干舌燥,沉稳马上就要维持不住了,声音暗哑下来。天,他知道情况又开始偏轨了。该死,他生硬地把目光移开,向远处寻找一个新的附着点,于是如我们所愿,他开始无端咒骂起那堆燃烧旺盛的木柴。


  长达几秒的平静,意识到Loki没有再说话时为时已晚,等他回过神来,眼前已空无一物。


 “ Loki!”Thor终于忍不住将声音拔高了一个八度。


  “你走神了。”Loki的声音出现在身后。


“我没...”Thor下意识地反驳,想转过身肩膀却被一只手轻轻按住了,一股热气喷进耳廓,瘙痒着他耳边的绒毛,Thor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,紧接着,三个无比清晰的字在耳边轻飘飘地洒下。


  “我爱你。”


  “有...”Thor楞楞地坚持把反驳的话说完,那一瞬间他心跳加速,感觉自己又蠢爆了“Loki你...”



  “这就是你相信我的理由。”Loki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在了Thor面前,冲他弯弯眼睛,认认真真地行完了一个绅士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名句“一个人之所以相信另一个人的话,是因为他说了你想听的话。”  ---《摆渡人》

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,但我觉得锤基俩人的谈话从来谈不到重点。

  

  

【160210喻队生贺】—来自母亲—[单箭头/亲情向/第二人称]

冷场帅哥的生贺。
迟到了苏苏大人抱歉!
#1
大而嘈杂的办公厅里人来人往,伴随着繁杂人员交际声和噼里啪啦的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,你终于敲下了最后一个字,身体好像迎来了久违的放松,你呼了一口气,身体向后靠在柔软的办公转椅上。

高效而紧张的工作似乎让你感到了不远承认的疲惫,这让你感到,你老了。很久没有这样为了工作完成后的闲暇时光而深投入工作了,你望着灰白色的天花板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想。不过看来这并没能影响你什么,你的眼睛看上去很愉快,跳跃着一份紧张与期待。

你的神经放松下来,又微微紧绷,活动了一下麻软的腿和手臂,你坐了起来。

不能再休息了,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,你对自己就这样说。

因为今天,是你儿子的生日。

你舒开了眉。

还剩下大半个下午的空闲时间,金黄的阳光洒在你的办公桌上,一缕缕清风也徐徐吹过,这是你留给自己的准备时光。

#2
你搓搓手,想了一会儿,决定给儿子打一个电话。你拿出手机,熟练地找出他的号码,动作像是已演练过了数千遍。

周围仍然人来人往,你感到你的手心冒出了汗,你笑了,想起以前的多少个日夜,自己的手都只停留在拨号键前,却迟迟没有按下去。

万一打扰到了他呢?你总自语道,然后慢慢收起手机,笑着对着那个号码摇摇头。

这次你终于是按下了那一下,你的心也好像剧烈跳动了一下。

你等待着。紧紧地攥着手机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......”冰冷的女提示音响起,你握着手机,指尖微微发凉,却有如释负重的感觉。

幸好关机了,要不然一定会打扰到他训练的吧。

你呼了一口气,慢慢放下手机。办公室的气氛很足,没人注意到你有些黯淡的眼睛和有些颤抖着的手。

#3
你最终给他写封信,派特急快递邮过去。

“给文州”你写道,在一张浅棕色印花的信纸上,就像暗恋的小女生写在自己的第一封情书上一样。

“文州,妈妈很高兴你又长大了一岁,变得更加成熟。”

“妈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和你带领的队伍,虽然我不太懂你们电 一 圈,但至少你看上去过得很好,我想,你在那里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。”

“我听同事小单讲了讲你们蓝雨的事,知道你的队友们都是些好孩子,你要和他们好好相处,有了伙伴,人生才会走的更加顺利。”

“文州啊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我尊重你的任何选择,但是这一切都必须要以健康做前提。”

“妈不后悔让你踏入了打游戏的圈子,因为妈相信你,是你的话,一定可以做到的。”

“文州啊,我很抱歉小时候没有给你足够的陪伴,连你的生日也只能写信给你祝贺。”

“但是我们一直都非常非常爱你,每次看到你的队伍取得了胜利,我都真切地为你感到骄傲。”

你写到这里,你想起了蓝雨的一次见面会——蓝雨夺冠后的第一次见面会。

那时你只是远远地看着,看着你的孩子微笑地站在那里,蓝天暖风下,周围有无数激动流涕的粉丝笑着哭着高喊着自己的祝福,表达着自己的喜悦。

你的心怦怦直跳,那是一种莫名的自豪和快乐。
粉丝们的衣衫被风吹得飞舞鼓动,尖叫与叫喊声揉混成一团,你站在树下,也微笑地看着他,你听见树叶沙沙作响,那是风吹起的声音,轻轻卷起了地上的小沙石,吹过耀眼阳光下他的头发。

你第一次与粉丝感同身受。

那是一个属于蓝雨的夏天。

此时,你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几位粉丝的话。
你握着笔,写下了最后两句。

你舒了口气,把信装进信封,仔细的黏上了封条,并送到了邮局。

回去时,你慢慢地走在路上,天色暗了,你裹紧了身上的大衣,岁月悄悄地趴在草丛里,看不见你眼角细碎的皱纹,只看见你温暖的微笑。

#4
“儿子,生日快乐。”

“你是我的荣耀。”

我就是试试这咋玩